葛瑞姆.漢卡克–意識之戰

漢卡克是一個唯靈論的支持者,在ayahuasca 儀式中,喝下令人惡心的ayahuasca之後,將近一個小時的不適狀態,隨後意識狀態被打開,開始接收到宇宙的脈衝,創造力接踵而來。

關於ayahuasca給出的創造力,或者是與高等意識的連接,漢卡克在另一個採訪里提到他的第一部科幻小說是來自於ayahuasca經驗中接收到的故事,相當於在大腦中下載完高等智慧傳輸過來的完整的故事之後,他才開始動筆寫。(這和許多宗教的創建有類似的相似之處)一旦我認清自己想要創作虛構小說而並非長久以來的紀實文學之後,就在2006一連串的巴西Ayahusca旅程當中,我接收到(我找不到其他方法來描述)一個故事。有個故事通過視覺呈現在我眼前。我清楚地見到兩個角色,一個在24,000年前,一個在現代,通過一場橫跨時空的正邪大戰而糾纏一塊。我無從知道這個想法從何而來。就如同字面上的意思,在Ayahusca的影響之下,它以視覺的方式呈現在我眼前。不僅僅是單一的,而是一連串的視覺畫面,直到最後我甚至感覺自己把整個故事都下載好了,回到英國時興致勃勃地要把它動筆寫下。

——葛瑞姆·漢卡克漢卡克本身有過24年的吸大麻史,基本上每天16小時都在騰雲駕霧中度過,直到接觸了ayahuasca,這才使他從濫用大麻的消極的生活中解脫出來。漢卡克在演講說提到了他遇到的智慧實體是ayahuasca之母,然後經歷了一次生命回溯體驗,基本上算是bad trip了,他在那期間重新審視了自己的一生,濫用大麻把自己引向了可怕的審判之路,超越死亡的毀滅感。而他深知這次體驗對他自身的意義重大,清楚地認識到了自己的前半生的消極和狹隘,爾後他的生活才步入了正軌,並且放棄了大麻,神清氣爽。有趣的是,ayahuasca給予的提醒是讓他不再濫用大麻,而對於造成bad trip的死藤水,他卻抱著強烈的敬畏感。

漢克認為人類的意識,原本比現在這個主流心理學家所認可的意識頻寬大的多。人類的潛能無限,如果政府讓每個人都實現這能力,將會顛覆目前工業社會的基礎。所以為了限制這思想頻寬,統治階級將一些能激發意識潛能的『好藥品』給禁止住。漢克舉出死藤水Ayahuasca的例子,這是在亞馬遜叢林部落所研發出的植物飲料。根據漢克,飲用死藤水後,人類可打開自己的第三眼,並與地球母靈(mother spirit)溝通。這個母靈會讓人瞭解來到地球真正目的為何,並指出目前陷入哪個關卡中。但這類物質,卻被現代科學列為一級毒品。漢克認為,與酒精、香煙、甚至砂糖比起來,死藤水這個內含DMT的植物萃取物,毫無副作用,且能夠打開人類的潛能。但就因與主流信仰相左,被打入迷幻藥的分類。但並沒有人因為死藤水,甚至吸食大麻而致死;然每年因酒精、香煙與砂糖而致死的人口,則難以估計。記得左派泰斗喬姆斯基(Noam Chomsky)曾說過,如果政府用攝取藥品的死亡,來決定是否禁止大麻的話,美國政府首先應該要禁止的物質,應該是砂糖才對。糖尿病、高血壓、肥胖症等慢性病,病源皆可指向醣類物質,一年因醣類飲食所致死的人口,,大幅超越其他主要疾病。但問題是,酒精、香煙、甚至砂糖全是支撐現代經濟的支柱,要禁止這些物品,會得罪龐大的既得利益。所以全球政府均視而不見。而且大麻可以自己種,統治階級最討厭能提供自力更生的經濟模型,所以一定要取締。此外,飲用死藤水所顯現出的實像,會挑戰主流科學對真實世界的解釋權。

 

Write a Comment

view all comments

Your e-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Also other data will not be shared with third person. Required fields marked as *